從“背鍋俠”到生命信使,彗星美麗依舊

從“背鍋俠”到生命信使,彗星美麗依舊

新智彗星現身多國夜空,為人們奉上難得一見的天文盛宴。

作為星光閃耀的”外星人”彗星一直是熱門話題。上世紀末,百武彗星(1996)、海爾—波普彗星(1997)給許多人留下了美好記憶。

世界上沒有公認對彗星觀測的確切信息記錄是在春秋曆史時期。《春秋》有雲:“秋七月,有星孛入於北鬥。“星馬球是彗星的古稱,閃耀馬球詞義。 這顆後來被稱為哈雷彗星的彗星比西歐第一顆彗星早760多年。從秦王政七年(公元前240年)到清宣統二年(1910年),哈雷彗星共出現29次,每一次我國都留存有詳實的觀測記錄,且觀測精度直到15世紀才被西方超越。

但後來誰沒有意識到這是同樣的彗星,但從來沒想過要記錄的哈雷彗星,恩克彗星,朵那提彗星,彗星科胡特克等500多個觀測,觀測會給子孫後代天文學家計算大致軌道彗星巨大的鼓舞,幫助人們完成彗核畫一個明確的數字,昏迷,彗尾,並與太陽輻射和其他關鍵的研究結果的方向尾方向一致。

彗星在中國作為古代文化又稱燭星、蓬星、長星、掃星、天攙等。“彗”為掃帚之意,其形態或像火燭,或像掃把,或像團扇。也許就是因為一個難得一見,也許我們因為出現時社會形態龐然、群星黯然,不管東方企業還是學習西方,古人們都習慣將彗星與災禍、戰事等相聯系。如公元35年彗星破裂事情被認為是吳漢消滅公孫述隊伍的前兆,1066年哈雷彗星回歸遇上黑斯延戰爭。根據古代五行學說,彗星是陰陽不和的標志,所以曆代統治者指派特別官員觀察彗星和占卜。

我們現在知道的太陽系,事實上,彗星和行星,小行星就像一類物體,表面活性物質,形成高度在陽光作用塵埃彗尾。它的出現不僅跟禍事不搭邊,從某種意義上講還是一件幸事 。畢竟,很多運行周期彗星幾十年,幾百年甚至幾千年來的,發現彗星攜帶所需的有機生命形態,或將揭開地球生命提供線索的起源之謎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